mamoru

瘦马1~3(红兴)

看了好几次了 视频估计也看了好几十次了 但是怎么看都不腻啊

路见不平一声吼:

1

张艺兴第一次见到孙红雷时,他14岁。

那天他放学回家打开门就看见他妈妈蓬头散发疯子似得伏在一个男人脚边胡言乱语的苦苦哀求,家里一团糟,虽然家里平时就很乱。

突然的,女人开始抽搐,眼泪鼻涕不受控制的淌了一脸,有些流下来,滴在了男人的皮鞋上,男人有些嫌恶的皱皱眉头,招手让人把这个疯女人托开。

张艺兴有些害怕,瑟缩的在门口的角落里,小声的喊了一声“妈……”

女人好像没有听见,胡乱的拍打抓挠在地上翻滚着与拖她的人纠缠着,那些人看着个个魁梧精壮却并不敢真的靠近他,张艺兴听见其中一个人小声的嘱咐旁边的人“别让那女的抓破了!她有艾滋!”

张艺兴有些慌了,大着胆子提了些声音又叫了声,“妈!”

女人猛的愣了一下,两个眼珠子定定的看着他,然后狂喜的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拉过张艺兴把他扯到了男人面前,献宝似得,因为无法控制不断抽搐的肌肉而面容狰狞的笑着。

“孙哥!你看看这是我儿子!你看看他长得好不好!他今年14岁了!什么都会干!还禁打!孙哥,我先把他押给你好不好!货我一定会补上的你先把他带走,我不会跑的您再宽限我两天行不行!!求求你了孙哥!!”

说着女人又跪倒在地上梆梆梆的磕头,一边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求饶的话。

张艺兴怕极了,整个人不停地抖着,牙关打颤一句话也说不出。他看着面前的男人,剃着贴着头皮的寸头,眼神凌厉,整个人流露出一股怕人的气势。

他听了女人的话喉头里翻滚出低沉的笑声。

“我要个男孩干什么?”

说着眼睛不经意的瞟过瘦小的男孩,抬腿从他们身边走过,带过一阵淡淡的混杂着香水味的血腥气息。

“明天,就明天……你偷的那批货,原封不动的给我送过来。”

孙红雷走出去,在破旧的防盗门关上的瞬间,他看见女人一把把男孩推倒在柜子旁,男孩的头磕在桌沿发出一声闷响。

他收回视线向前走,身后传来女人声嘶力竭的叫骂声“老子养你有什么用!你去死!野种!跟你那个死鬼爸爸一样没心肝!用我的钱!你还上什么学…………”

门被猛的一脚踹开,女人举着拖鞋的手还没落到男孩身上就僵住不敢再动。孙红雷静静地看着身上满是红印,泪水淌了一脸却咬着嘴唇没有哭出声来的男孩。他叹口气,冲男孩招招手说。

“过来。”

张艺兴觉得头晕晕的,以至于竟觉得那个男人的神情中带着些许让人心安的温柔,好像那么可靠,那么安全。

他摇摇晃晃的爬起来,孙红雷看见他起身的时候桌沿上留下一道暗红的血迹,他握住男孩破了皮的脏兮兮的手冲他笑笑。

那天孙红雷带走了张艺兴并此后一直把他带在身边。

那一年他35岁。

2

孙红雷不知道自己对张艺兴究竟是什么感情,他也不想刨根问底。

没用。

他只是侧过头看着办公室窗外的空地上一蹦一跳自己打着篮球的少年不自觉的微微笑了。

他刚带艺兴回来的时候,男孩长得比同龄的孩子矮些,很瘦,青白着一张小脸。

可是那双眼睛。

他一直奇怪,明明是那么不堪的一个家庭,怎么生出这样一双干净的眼睛,仿佛他的心就长在这双眼睛里,你不用去猜,也不用想,你只要看着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所有的情绪。

许是在这世上明争暗斗多了,他也累了,乏了,才会对这样的一双眼睛视若珍宝,不能容忍任何人在那里面揉了杂质。

男孩看见他,眉眼弯成了一道新月,在窗外喊,“红雷哥!出来打球吧!”

他笑着摇摇头,喝了口茶又看起了手上的合同。

他带张艺兴走后的两天,手底下的人告诉他,那疯女人跑了。他丝毫不意外。张艺兴刚来的时候很怕人,只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头上还绑着纱布。

孙红雷告诉他,你妈妈跑了。

张艺兴听了低着头沉默了一会说,她不会回来了。

半晌,孙红雷伸手捧起他的脸用拇指拭去他的眼泪跟他说,明天上学去吧。

男孩带着些哭过的鼻音点点头说,嗯。

一转眼就是七八年过去了,当年骨瘦如柴的孩子已经长成了跟他身量相当的大小伙子。

年轻,帅气,乐观又阳光。

几年前孙红雷就开始慢慢的洗白转型,环境造就人,渐渐地竟也有了些儒商气质。张艺兴刚上高中那会,学校里的迎新晚会孙红雷去了,大礼堂的追光打在白净的男孩身上,干净,透亮。

他有些紧张,拿着把从同学那借来的旧吉他坐在凳子上,说话的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

他说,今天这首歌我想献给他,我的红雷哥。

台下的女生纷纷尖叫着。

孙红雷笑,当年的小孩子,已经颇有些校园王子的样子,让女生着迷呢。

台上的张艺兴搜寻着台下的人,终于看见了孙红雷,他笑笑,露出了一对可爱的酒窝。

“ 他喜欢穿白衬衫他的固执就是浪漫




他说话的速度比较慢笑声占了魅力的一半




看他在沉默里幻想




听他不经意的歌唱

………… ”

晚会结束,孙红雷接他回家,张艺兴的兴奋劲还没过去,抱着破吉他扣扣拨拨的一直傻笑着。

他问,你什么时候学的吉他?

自己学的咯。

孙红雷的笑声很好听,有些成熟男人所特有的厚重,他抬手摸摸张艺兴的头发,有些感慨的说,“ 是个大孩子了……想过以后想干什么了吗?”

“…… ……我想唱歌。”

“哦,唱歌,那就是歌手。你希望吗?”

张艺兴抬头,眼神坚定,“希望。”

孙红雷揽活他的头,在他的额头落下一个轻吻,“那就唱吧,明天哥给你买把好吉他。”

张艺兴伸手抱着他的腰,把脸贴在他肩头,呵呵笑着,很开心。

没过半年,张艺兴通过了韩国sm公司的选秀成为了一名练习生,孙红雷也加大了对韩国方面的贸易往来,为了陪着他干脆就在韩国置了处房产住了下来。

对于张艺兴来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与孙红雷的关系。

他是父亲,是兄长,也是情人。

他霸气,凌厉,却也总是温柔。

他在他最无助的时候出现,抚养他长大,支持他的梦想,还给了他…………

爱情。

是的,爱情。

他迷恋这个男人。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所有的男人,但是他心里再容不下其他。从14岁起他就和这个男人相依为命,他的生活里就只有他。

他再看不见那些青春美丽的女生,和各种的追求者。

他只爱着那个男人。

每天他都要训练到很晚,以前在一个小圈子里,以为自己对音乐天赋秉异。到了公司后才发现,这里全是顶尖的孩子,过人的舞艺,磁性的声线,他只有努力努力更努力才能跟上他们的脚步,才有出道的机会。

他在身上绑着沙袋,没日没夜的训练着,有时半夜偷偷从宿舍溜回家,平日里伪装的坚强在孙红雷面前全部化成了水,他趴在他身上撒娇,说“哥哥~我饿了,我们吃点东西吧~”

他还会在休息的时候在男人的办公室里闹,“红雷哥我跳个舞给你看。”说着跳起了当时风靡了大街小巷的Nobody,然后自己哈哈笑着栽倒在男人的怀抱里听着他笑骂“傻小子,都学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腰疼的时候在公司里强忍着不让人发觉,回到家就一头扎在男人怀里难受的哼哼,男人搂着他,一双大手轻轻的给他揉着。

他心疼他,却从没说过让他放弃。

这就是那个男人的爱与温柔,让人安心给他力量。

终于他拿到了出道的一纸合约,那么多苛刻的条件他眼都不眨,偏偏看到违约金的时候,他有些怕了。那是对未知的恐惧,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何况他还是一个没真正出过社会的年青人。

张艺兴拿着合同给他看,心里忐忑。孙红雷认认真真的把合同看了一遍,问他,“你这么辛苦是为了今后能唱歌吗?”

他说是的。

孙红雷拿起桌上的签字笔跟合同一起递给他。

“那就签吧,违约金什么的,韩国的钱值个什么钱,签吧。”

后张艺兴随着一个人数众多的组合在韩国出道了。

那年,他21岁。

3

娱乐圈从来就是一块是非之地,它就是烂泥里开出的花朵,表面越是光鲜,底下就越是肮脏。

尤其是韩国这种娱乐产业极其发达的国家,各种明里暗里与政商界的丑闻不断,艺人患病甚至自杀的不在少数。

孙红雷特意在韩国政界朋友的安排下与sm的高层见过一面,明确的表示除了正常的工作安排,其余的一切不必要的不正当的约见一律推掉。

sm迫于那位朋友的压力同意了,但表示如果是艺人自愿行为,那和他们就没任何关系了。

新组合出道的那段时间往往是最辛苦的,出单曲,上节目打歌,各种综艺节目。通常一天只能睡几个小时,这样本来就不胖的孩子硬是又生生瘦了一圈。

偶尔有那么一天假,张艺兴有半天都在床上睡觉,剩下半天就在孙红雷身边孩子似的耍赖。孙红雷工作,他就跨坐在他腿上猫一样贴在他身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唱声调奇怪的歌,孙红雷侧过头措不及防的在他白嫩的脖子上轻轻的咬一口,他整个人就一声尖叫笑着囫囵的蜷成一坨,浑身冒出诱人的粉色。

天色渐晚,远山的云朵被落日烧的火红,映在张艺兴刚刚褪去潮红的脸上,他眼里有着少年的羞涩与赤诚的热爱,他说,你知道我怎么跟队友说你吗?

孙红雷带着纵容的神色,你怎么说?

我说你是我的……老情人…………

他说是啊,我比你大那么多。

张艺兴脸上神色严肃,那有什么!你老了我养你!

他还能说什么,他只能把认真的有些冒着傻气的男孩重新抱回怀里,抚摸着他的背呢喃,你这个臭小子啊,臭小子……

慢慢的组合在韩国站稳了脚跟,开始以小分队的形式主攻中国市场。

而中国不同于韩国,孙红雷从这里由黑变白起家,不说手眼通天但有头有脸的人物几分薄面还是要给的。电视台和各方较大的势力都听说过那个叫张艺兴的小明星的来历,该给的资源一定给,多少都不敢让他吃亏。嘴欠的人还偷偷的在私下称呼这位特殊照顾的公子哥叫,“小娇妻”…………

孙红雷听了这些传闻一笑置之,随他去吧。

除了帮他挡住这个圈子里的阴暗面,孙红雷从不插手他的工作,给他最大限度的自由。

春节休假两天,张艺兴毕竟还是个普通的年轻人,也爱睡懒觉,孙红雷40多了倒是越来越注重养生,每天早睡早起习惯了,一早做好了饭等着张艺兴吃,左等他不来右等他还不来,饭是冷了热,热了又冷,实在是忍无可忍,孙红雷干脆一把掀了被子扛了懒虫扔在沙发上端起碗亲自喂。张艺兴朦胧着睡眼呵呵傻笑张开嘴只管吃。

“这么大个孩子了还得人喂你害不害臊!”老情人嘴上骂着,眼睛弯成了温柔的模样,一把拍了男孩白花花漏在外面的大腿,“并上腿!走光了一会!”说着扯过旁边的薄毯给盖上,“别年纪轻轻的就不注意,平时工作的时候就不好好吃饭吧,本来每天都得蹦蹦跳跳的不吃饭怎么行,该睡觉就得睡觉,要不然对内脏都没好处…………”

张艺兴听着他难得的唠叨,在他抬头的瞬间凑过去吻上那双薄唇。

他曾听人说过薄唇的人薄情,可他从来不信,因为这个男人是那么好,好像今生能够遇上他已经是最好的事情了。

有次孙红雷要张艺兴跟他去一个晚宴,虽说他还年轻,但多积攒些人脉总归是错不了。

张艺兴说,我才不去呢,你们生意上的事我都听不懂,有什么意思。

孙红雷好像不在意的说,那我今天看看有没有几个老朋友,一起多喝两杯。

于是张艺兴就乖乖换上了笔挺的西装,还是跟着他去了,昂贵的西装兜里揣着些花生豆之类的小吃食,在宴席上筹光交错间偷偷的塞在老情人嘴里,免得他胃里空落落的喝酒回家又难受。

孙红雷也知道他不爱这样的场合和应酬,可年纪越大他就越心慌,怕自己突然有个什么事没人照顾他了,也就总想着介绍些可靠的人给他认识,多个朋友多条路。

他看见一个相熟的朋友与他笑着打个招呼,边介绍着,你看,老黄,这是艺兴,你见过,来艺兴给黄…………

他笑眯眯的转头却发现身边的人早就兔子似得跑的无影无踪了,只好无奈的转回身冲黄磊耸耸肩

“跑啦。”

黄磊人称神算子,跟孙红雷很多年交情了却没怎么见过人们口中这位老大的“小娇妻”。刚才远远看了一眼,想必就是那个跟在红雷屁股后面满场乱转,稀里糊涂的却不忘在他喝酒后往他嘴里塞一颗花生豆的年轻人了。

倒是与他想象中满身脂粉味的小白脸模样相去甚远。

他正想着,大厅里却传来一阵的钢琴声,他寻着声音看去,穿着白衬衫的年轻人坐在琴边,悠扬的曲调就是从他的指尖流淌出来,说不上弹得多好,却认真。

年轻人看见孙红雷一脸骄傲又纵容的看着他,中规中矩的琴声里就多了些甜蜜的味道。

好听极了。



评论

热度(833)